闽南与东北之日本花砖源流备忘 | 广播集

这么小的东西背后却可以牵扯出东亚至南洋区域的近代史,简直太有意思了!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4, 2019

2019-07-03 23:09:17

之前在澳门时翻过一本台湾出的闽南花砖图集,主要以金门区域的老花砖为主,书中提到这种花砖并非当地所产,最初基本是进口自日本,但在日本本土反而很少使用,大多数都会出口到南洋及福建一带。后来又出现了产自中国东北(满洲)的山寨版,也同样是当地不用,却销售到闽南文化圈。遗憾在这本书之外,还没看到更多的相关介绍或研究。想来也算是全球化现象早期的一个实例了。

  • 日本产花砖最初是对英国维多利亚式花砖的仿制,在日本占领中国东北(满洲)期间,彩瓷制造技术也被带到了东北,但日本花砖与东北产花砖在品质和尺寸方面都有区别,东北产的花砖更小一点。

  • 仿维多利亚花砖的日本花砖

  • 上:日本产花砖 下:中国东北(满洲)产花砖

  • 花砖图案除花草外,也受到了当时流行的新艺术风格影响(后期发展出了更多中国传统装饰图案)

  • 日本传统建筑中很少使用花砖,图中为一处澡堂改建的咖啡馆。可见密集拼贴花砖主要还是用在浴室之类的场所,而非建筑或家具的装饰。

2019-07-03 23:49:08

因为友邻@五内茫然 的留言提醒,我才意识到东北当年虽然并未把花砖当做建筑装饰材料使用,却居然用在了装饰家具上:

还是日本,之前去日本的时候问过,说大部分还是在洋房的厨房里和客厅的壁炉上,很少会用在和式建筑里。后来去厦门又问,说是以有花砖凸显富贵一说,东北也是多用在炕柜上。

去搜了下东北带花砖的老炕柜,没想到居然真的搜到了,而且好多!完全是花砖装饰的!想想同样的花砖,在闽南是贴在民居外面,在东北就是贴在炕柜上,而它们最初的来源又都是日本。这么小的东西背后完全可以牵扯出东亚至南洋区域的近代史……简直太有意思了!

另外还有友邻留言说其实不叫“炕柜”,而是“炕琴”,别说还真的有点儿像琴,不知道是不是某种雅称……


2019-07-04 00:42:42

后来那些被拆掉的老花砖去了哪里……

坦白讲我并不认同这样的应用,还是很遗憾的,却也毫无办法。毕竟当前最流行的也就是这样把老建材或者老家具的零件拼贴重组,但说到底是符号的堆砌,而这样的堆砌只是模仿而非传承。

当然,作为一种“挪用”,或许也会在哪天终于有什么人能实现承上启下的创新吧。

花砖使用在哪里,应该是跟当地流行通过什么来显示财富有关。在闽南文化圈,传统就是通过建筑的外观装饰来显示,而在东北,通常建筑是很朴实没什么装饰的,但炕柜是存放家里贵重物品的地方,也是最能显示财力的地方,于是就贴到炕柜上了…… 花砖既好看,又是一种“进口货”,很适合炫富,结果就这样用起来了。

而对于上图酒店里这种大范围满满地贴着老花砖的装饰方式,仔细想想只实现了炫富的意义吧(而且和日本的浴室搞成了一种风格,有些尴尬),闽南花砖并不会大面积的贴满墙面,而是有一定规范的,这样组合起来才会显得更有趣味。但很遗憾照片里看上去是缺乏这种意识的。


2019-07-04 12:26:19

友邻@開膛手傑克 在他的广播中补充了更多。

注意图4,萧红故居的炕柜也是花砖装饰的。

可以看出过去即使用花砖装饰,无论用在何处,也无论东北还是闽南,都清楚并不是多多铺满就是“好”,哪怕炫富,也要包含审美上的巧思。虽然不确定这个炕柜是否真是萧红家的(@開膛手傑克 说的确不是,只是征集老家具做的一个场景还原),但是和房间整体组合起来就很有画龙点睛的味道了~


2019-07-04 12:31:48

其实类似的还有大花被面,现在也是被用烂了的东北文化元素,但我小时候大花被面从来都不是完整的被套,而是一块垫在被外的布,被里则是白色的,被面要被翻出来的白色被里像画框一样框一圈封起来(小时候还缝过)。也就是说,这些色彩对比强烈艳丽的花样,都不是直接大面积的使用,而是往往要配合周围很朴素的素色。所谓的土气(尤其是常常被嘲笑的东北文化元素)恐怕是对朴素审美的一种滥用吧。

因为经济上的迅速衰落,再加上历史根基就比较浅,东北的种种文化恐怕是目前被曲解被误会最深的了,然而扪心自问我也不过是浅浅地在往昔生活里接触过一点,生长在城市又是国企家属区,离真正东北本土还是隔着一层……

不过友邻@木兰在留言中提醒说

大花被的图案被设计的历史根本不长,而且是现代设计的产物。另外你说的缝被法是比较传统的…现在看韩国片老人家的卧室的被子就是这样…… 有人做过调查,这个图案完全是现代设计,不是真正的民俗图案。

扩展阅读

东北大花布的前世今生:《东北大花布的作者,是阿拉上海宁|大象公会》

这又是另一个文化交流、变迁和被塑造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