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络与现实终于融合的当下,作为亲历过前网络时代的人,怎样看待这样的变化? | 广播集

另记一个奇怪的梦。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6, 2019

10:01:59

想来过去有多少文学都是因离别而作,如今通讯交通都很便利,即使不能三次元见到,也可以基本无成本的即时联络,相聚的狂喜或离别的痛心仿佛也成了一种古典的情感,当代的问题就是可见却不见或可说却不说的哀怨或无奈吧。


11:00:15

前几天听李如一在节目里谈到前网络时代的人,和完全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这批人(90之后)的差异,细想一下真的非常微妙,说之前之后人们有了不同的生存状态都不为过。在我们最初通过网络聊天室去认识屏幕后的陌生人时,有些人才刚刚出生,甚至尚未出生。

那时我们还曾纠结于“网络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你如果通过网络联络而与什么人建立感情(不一定是爱情,友情都算),就马上有人会说“愚蠢”,“那都是假的”,“怎么可以沉迷”。甚至到了两千年后我记得在豆瓣还曾流行过一个“网络沉迷自测”,关于每天访问网站的时长、QQ聊天的时间等等,大家纷纷中枪忏悔。

而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我们甚至已经无法接受不能马上连接到网络的状态(出门不带手机试试?),有时即使面对面都只是一同沉浸在各自的网络世界中,真实与虚幻的边界早已模糊。曾经对网络最陌生抗拒的那群人,如今可能比你接受得更彻底……

当电子设备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网络即现实,技术的发展最终并未构建出“虚拟”的世界,它只是拓展了现实世界的呈现方式,也给了我们更多介入现实的手段。唯一比较遗憾的是,在我们彻底接受并视这一切为平常后,因陌生感曾存在的浪漫幻想也几乎消失,毕竟日常与幻想不可得兼。

二次元、魔幻、科幻在近些年的流行,或许是因为幻想尚且还能在其中残留吧,毕竟我们暂时还没找到从现实进入那些世界的路径,但是游戏的流行说明我们已经离得不远了。


07:20:08

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破碎的梦,梦里我似乎在某个医院的走廊里遇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当年关系很好过一阵,但后来因为朋友圈子不同而疏远了),她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但彼此又知道都已是成年人,匆匆遇见没多说什么,何况有点儿尴尬(当年就有些害怕单独和她相处,因为意识到自己跟她思维方式不太一样),打了个招呼就过去了。转回头忽然回到了学校的教室,她站在我前排位置上对老师和同学控诉相遇时我对她的冷淡(但其实我是先打招呼的,没有太热情多说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坐着……

然后画面迅速变换,又是在医院里(但每次都不知道看什么病,也没有人像生病,可能是体检之类),但这次是和另一个同学一起(至今关系很好),居然在里面遇到了一对摇滚乐队的歌手,似乎也是学校的同学但不同班。

我陪着就医的女同学喜欢那个乐队的男生(现实并不存在这个人),第一次有机会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聊得很开心。后来他们先看完医生要走了,我悄悄跟身边的朋友说:“你怎么不赶紧要一下联系方式呀”,她却忧郁地看着我,慢慢地摇摇头。(醒来才想到可能因为她看出那两个乐手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梦里我居然完全意识不到,这种迟钝也算我当年的常事了)

转瞬恍惚是毕业了,家人在送我去大学报到的路上,车里塞了好几箱我的东西(现实中当年报到时东西都塞不满一箱)。下车后这些都搬进了一个空教室,而不是宿舍,搬完家人就挥挥手,跟我告别回去了。

但这个教室所在的教学楼墙皮剥落、满地尘埃,教室里的桌椅也都堆叠在一角,整个气氛就像废弃已久的八九十年代老教学楼,而且除了我整栋楼空无一人。但我就像一切很正常一样平静地坐下来开始自习。

这时忽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走到教室后门看了一眼,没有人,于是把门关上,快关好时又拉开,门外的幽暗里忽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生站着,外表完全不像可怕的样子,戴着眼镜,球头,冲锋衣,非常路人,且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地直视前方,我赶紧又关门试图上锁,想想不对,前门还开着,便赶紧往前门跑,然而才跑了几步,他已经进了前门,径直走到我桌边,开始一样一样地朝门口扔我的东西。

梦里我先是说“你是谁”,他仿佛听不到看不到一样继续扔,我只好问“为什么扔我的东西”,但依然没有反应,结果就这么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