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者还能指望国内互联网平台帮自己维护作品的所有权吗? | 广播集(另附荐书)

我们不断面对这让人颓丧的现实,但别以为这个世界处处如此,也别说所有人都得接受憋屈的活着。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7, 2019

13:30:32

每次读到文笔优美,人文知识也信手拈来的科普类作品,都有种既钦佩、温暖,又有一点点惆怅的复杂心情。

一方面是看到有那么优秀的人存在着,他们对这个世界可以了解得如此透彻,不仅仅在专业上擅长,也不会被知识的分类所局限,有着非常广博的视野,这种时候就觉得理想的状态并非不现实,那种自由充实的生活至少还是有人正在实践着的。

但另一方面,也会因为意识到自己距离那样的状态多么远,仍然无法从琐碎嘈杂盲目中脱身,而感到惭愧。尤其是这还真的不能赖环境,自己的懒和短视得负主要责任。

好难啊,可惜人生不是游戏,没办法重打。


10:02:34

关于被侵权后豆瓣承诺帮你维权这个事,以亲身经历来讲,即使是被人盗了一两张图发在广播里的小事,又证据确凿,只要你拒绝提交身份证给豆瓣,豆瓣依然是连删掉那个广播的操作都不会做的。

我不是说豆瓣多么冷漠功利,豆瓣工作人员大多数都挺好的(不包括外包的管理员),属于多少带着感情和责任心在工作的,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已经非常不易了,所以往往豆瓣的工作人员一发声也会看得出来就是一个真实的人在讲话。

但是目前国内大环境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公司要按照“常规”来设置流程,协议也得照着国内互联网常用的那条协议来,别人都这么做你不做,法律纠纷就很可能拖垮一个公司。甚至包括一个小小广播的维权删除抄袭的操作,都要有用户拿自己身份证担保,豆瓣才敢,因为不这样就可能背上法律责任,用户必须自己承担这个成本和风险。

这就是我们当下的现实,不断选择“强势自保”,“顺势而为”的不只是每一个普通人,也包括了想生存下去的企业。

如果硬要追问责任,恐怕也是无法找到具体的人去问责的,这也是为什么每次看到大家@阿北会让我觉得很荒唐又徒劳,且不说一天得有上千条@他,他根本不会看到,对这个企业而言他也只不过是个创始人,决策权有限,事实上很可能创始团队的成员如今都不太能影响豆瓣了。

互联网行业对用户隐私的侵犯,对版权的伤害,对盗用的纵容,在国外也是讨论的热点,而在国内这么严重,也是因为国内没有背景的个人在诉诸法律时力量太弱了,何况还存在那么多有法不依的事情。我们真的是一个“法治”国家吗?你我心里都知道答案。

话再说回来,普通人真的有那么多东西要“急吼吼”的保护版权、维权吗?当然很可能没有。我们随手写的东西可能都没人有兴趣看完,更何况是抄袭,豆瓣又怎么会屑于用呢?还有照片,谁说豆瓣会拿去用了,至于被别的账号盗用,难道这不是那些营销号的惯用手段,行业“规则”吗?也没看到哪个营销号因此被封甚至承担法律责任的。

但是我想说的是,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卑微、缺少价值,而是我们是否接受这样的处境下被作为羔羊、韭菜、流量来对待,我们不能放弃反抗,不是因为我们的作品可能带给我们巨大利益,而是因为这意味着最基本的被当成人的尊严,而这需要我们付诸行动。

最简单的,我们可以拒绝提供身份证配合当前这不合理的维权流程(尽管不全是豆瓣的责任),也可以选择在自己拥有所有权的个人网站发布完整作品,或者投稿给肯支付稿费的平台,然后再把作品通过链接+导语的方式分享到那些索要你作品免费版权的网络平台上。如果有更好的方式也可以,非常期待各位分享经验。

关于现状的抱怨太多了,但很少有解决问题至少是减轻影响的经验供我们参考,让我们知道普通人如何说不。指望豆瓣彻底放弃条款里那条对用户作品非独家所有权的声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是“行业常规”,我也不觉得再次被抄袭还可能通过豆瓣维权,谁让我拒绝把身份证交出去呢。但是如果知道这样后,就干脆放弃了,认命了,每次都认倒霉,这是不是太蠢了呢?靠友邻点赞和关注量能维持心理平衡,微笑着平和认栽?抱歉,那不高尚,甚至是另一种对糟糕现实的纵容。

上面这些话,纯粹是为了自己觉得爽才做的一个记录。


14:01:40

不论怎样还是要好好地熬消暑粥给自己喝。今天熬了绿豆薏仁银耳莲子粥,还加了黄冰糖,美味到吃醉了。


荐书

  • 时间的秩序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耽误了读书进度,还没看完,但是忍不住来感慨下:文笔真好啊!像读散文一样的在读科普,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这么优雅地写科普,写到的内容虽然已经是比较熟悉的,难得的是有人以这样的方式讲出来,充分地呈现了以科学的眼光去看世界时的那种浪漫诗意。今年读到的又一本非常好的科普译作。

  • 白门柳

    并没有像之前隐隐有些担忧的那样,写出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即使是写到名妓们,也是把她们的现实心思讲得清楚明白,名士与她们的相处也是颇多顾忌,每个人都在算计自己的利益,又似乎确实眼前的最紧迫重要,甚至最正义,然而也就是在这计较算计中,生灵涂炭却被忽视,大明终于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