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游记 Day1 记拼命挣扎的一天 | 过客集

试问苍天绕过谁……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13, 2019

2019年3月28日,我终于坐上了泉州直达香港的高铁G3001,早晨九点半上火车,下午不到两点(13:53)就抵达了香港九龙火车站。虽然这段路才用了四个半小时,票价280元,几乎只能算是“短途”,却惦记了整整四年才有机会实现。2015年那次徒步港岛径的旅行,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了香港户外配套设施有多么成熟完备,当时就想,在这里哪怕一个人独自露营都是行得通的。所以决定再来香港时,一定要以露营为主,好好亲近一下山林,而非沦陷于嘈杂的闹市。然而随后四年里一直漂泊动荡,住址不断变动,户外装备也就没办法带在身边,再没有过去露营的条件。

2018年在泉州安定下来后,去香港露营的心思就又活动起来,赶紧重新签了通行证,2019年终于有了一段不太忙的阶段,万事俱备,只待出发,于是把闲置了四年的装备掏出来清理晾晒,又去迪卡侬买了一个50L的背包(当年的登山包因为长途旅行早背烂了)。重新背着大包走在路上的一刻,迎接着路人的诧异目光,忍不住在心底说:“你看,我没有变啊”——恐怕只有自己才清楚说出这句话的意义。

· 火车站至大学站

按原计划顺利地买了张八达通卡,从火车站直接坐地铁到大学站下车,先在出站口旁的美心吃了顿不算太好吃的烧腊饭,又在711买些水,然后就准备走两公里到马料水码头。之前查到的攻略说,可以在码头乘坐轮渡抵达西贡塔门岛露营。本来以为这是很简单清晰的路线,却刚好赶上了大学站门口修路,如何绕过维修路段并没有明确的指示。背着50L大背包在路口尝试着走了几圈,还是不知道怎么过到路对面。再加上天气非常炎热,日光暴烈,居然刚开始就寸步难行。

无奈之下,想到可以问一问修路的工人,对方非常绅士地摘掉安全帽(大陆无法想象的老派礼貌),尽力用港普认真回答说,绕过去还是比较远的,最好坐公交车吧,并指示了我公交站的位置。我只好走回地铁站附近,坐了一站地距离的公交(车速太快,不小心还过了一站),又迎着大太阳走了十分钟,才到达原本在不远处的码头。

· 错过的轮渡

然而更倒霉的是,看到我背着大包在码头游荡,一位长发长髯有些仙风道骨的本地大爷走过来说,最后一班船早就开走了,除了周六周日会有加开班次(十二点半),其他日子每天只有两班船,最晚一班出发的船就是下午三点。所以我当天根本来不及抵达塔门岛露营了……

  • 马料水码头的轮渡班次及停靠站时间示意,指着图表的是长发老大爷的手

无奈之下,只好又背上开始压痛肩膀的大背包,凭着对巴士路线的记忆,沿着可以走的人行道绕回了大学站。好在时间还算充裕,并不用太担心,于是掏出手机在树荫下一边休息一边开始查替代方案。

· 重新规划行程

马上预订旅舍是最后最糟糕的选项,毕竟背了帐篷睡袋过来,第一晚却居然跑去住酒店,也太没出息了吧。可是当时虽然离日落还早着,去西贡郊野公园则是绝对来不及了,一个多小时后就算能顺利抵达入口,也要再徒步至少两个小时才到最近的露营地,那时候天肯定已经黑了。而在天黑后走陌生的山路,想想都觉得危险,尤其是山里还可能有野猪出没。

那么就只能找一些离得近的露营地了。很快查到了香港郊野公园制定露营地的官方介绍网站 再结合网上对一些露营地的点评,我最初比较好奇天文公园的露营地,但又查了下,发现不仅露营位少、需要预约,而且主要面对孩子。所以最后综合考虑交通便利程度和野趣,还是决定去大帽山的扶轮露营地试试看,虽然那里也只是入门级露营地,但至少是在山林里的。

  • 香港郊野公园分布示意图,可以看到密度很高,遍及香港全境。作为一座繁华现代的超级都市,香港非常难得的离大自然仍然很近。

刚到香港时还发广播说:“还好我的背包并不重,只是热!还好我今天不爬山!我 要 热 死 了!!!”,然而只能说乐得太早,才隔了一小时就不得不爬山了。试问苍天饶过谁…… 

于是又继续赶路。好在距离虽然远,但是香港的交通极便利,地铁转巴士,终于从繁华热闹的平地到了山里,沿着山路激烈地左摇右晃,跟放学回家的孩子们时不时挤作一团,最后总算在大帽山半山腰的川龙村下了车。按照地图指示,那里应该还有一趟可以直达扶轮公园的51路巴士可坐,然而忍耐着蚊虫的攻击苦苦站了四十分钟,天都快黑了,我却仍然看不到车的影子(后来意识到那时是下班时间,巴士可能堵在了路上)。毫无办法之下,只好决定自己往上爬。

这是这次旅行途中最累的一段,为了能撑下来,我翻出了《Into the Wild》的原声。很多年都不听这种“中二”气质十足的音乐了,喜欢它的时候还在读大学,但是音乐响起的一刻,强烈感受到了“中二”的洪荒之力,就这样想着自己也在“Into the Wild”,总算赶在落日的余晖彻底消散前,走进了大帽山扶轮公园。

  • 然而,最后我在山上的观景台看到了什么?!这是啥?!!就让我看这个吗?!! 此图名为“我的哀怨点燃了香港”!!!(雾雾雾!)
· 在扶轮公园露营地

公园停车场虽然有几辆车停着,但是四周都看不到人,更没有地方能指望买到食物,尤其诡异的是,门口的大草坪正中央还隐约立着一座巨大的坟…… 只有公共洗手间那边还有橙色的灯光亮着,我赶紧走过去,在洗手池的位置总算遇到了一个人,可是,居然是一位年轻的尼姑…… 好在她看着很友善温和,又是出家人的身份。我赶紧试着问露营区域在哪里,她指向了身后那片黑漆漆的林子,又有些忧虑地望着我说,“你一个人吗?要注意安全啊……”

我心想:“我也不知道这地方是这样啊”,只好说:“应该还好吧,我先去看一下”,便硬着头皮走进那片幽暗深处。

眼睛适应了林子里的光线后,发现林荫下其实是平平整整的地面,还用木板铺出了一块块扎帐篷位,非常贴心地免除了露营者对潮湿的顾虑。在我之前,已经有两个帐篷支起来了,都大得像一座小房子,也很“奢华”,其中之一门口还挂了彩灯,音响烤架一应俱全,装点得浪漫又可爱,我之前因为反复折腾而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开始扎帐篷。

但无奈的是,以往那么多次外出都没用上过的头灯,这次需要用时却竟然没电了(出门前还忘了带备用电池,一个教训)。最后只能用手电的那一点点光亮撑着把帐篷支好。终于躺进了帐篷时,衣服已经湿透了不知多少遍,简直连爬出来洗把脸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下喘气。但是听到风吹过山林的声音和林中鸟虫的幽鸣,又感到这一天的挣扎是值得的,甚至因为经过了不断的碰壁,竭尽了自己理性计划和身体行动的所能,达成目标后感到的喜悦比顺利抵达塔门岛还更强烈。

后来实在太疲惫,啃完了随身带着的两根士力架,迅速地冲出去洗了一下脸和手臂,就回来直接躺下休息了。入睡很快,疲惫是最好的催眠药。那个来香港露营的心愿,我总算是实现了。


  • 最后另附一张转车途中经过的“沙田乡事委员会”,在地铁沙田站附近。后来我又遇到了几处这样的的“乡事委员会”,有些类似我们的村委会或街道居委会,但是区域和自治程度、议事内容,都更世俗化一些。沙田的这处是建筑最好看的,其他那些都已迁移到了现代的楼房里。而这也是我如果没走错路就不会遇到的。

下一篇可能会更长,照片也更丰富,因为3月29日当天走了好多地方啊,香港旅行期间最喜欢的那处古迹也包含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