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游记 Day2 上:由山林至闹市 | 过客集

这一天里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只好分成上下两篇来发了……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14, 2019

上一篇:港澳游记 Day1 记拼命挣扎的一天

路线: 九龙火车站 - 地铁大学站 - 马料水码头 - 塔门岛(未成行)- 地铁沙田站 - 大帽山川龙村 - 大帽山扶轮公园露营地


· 在露营地醒来

第二天被帐篷外叽叽喳喳的鸟鸣吵醒时,是清晨六点半。在山里露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安静,远离了城市的嘈杂,人的耳朵就会敏感很多,那些平日里不太被注意的微弱鸟鸣,在户外听来却可能如一场风格狂野的演唱会。

我以为自己醒得还算早,但爬出来才发现,隔壁帐篷的邻居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的东西还随意地在帐篷外摆放着,完全不怕丢的样子,当地人对治安的信心实在让人羡慕。既然如此,我就没急着收拾,决定先去山里走一走。

露营地后的山林雾气弥漫,如寂静岭一般

  • 露营地后的山林雾气弥漫,如寂静岭一般

一 扶轮公园的环境及配套设施

· 山林小径

直射的阳光还没有升上来,清晨的雾气仍在林间弥漫着,但脚下是铺设得清晰平坦的小径,也就不用担心迷路。独自穿行山林,却仿佛逛城市公园一般轻松,如此毫无难度的确不够刺激,但是作为第一次独自到山里露营的人,明显的路径和指示牌也提供了充足的安全感,对于昨天刚刚经历了一天折腾的我而言,这样的安慰是非常必要的。

清晨的山中小路

  • 清晨的山中小路
· 扶轮公园背景

因为昨天是临时决定过来,所以之前对扶轮公园完全没有了解,到达时又天太黑太疲惫,也没有来得及细看公园观景台边那座巨大的雕塑。第二天天亮后才看出那中央是一只齿轮,按照雕塑下的介绍,所谓的“扶轮”是国际扶轮社的意思,这是一个无关国家、种族、职业背景等身份的非政府组织,已有百年历史,核心理念就是热心公益。这片公园是扶轮社出资,在香港政府提供的土地上建起来的。

扶轮公园入口及停车场

  • 扶轮公园入口及停车场

扶轮公园雕塑(右下)

  • 扶轮公园雕塑(右下)
· 扶轮公园环境

看得出这里仍然是以教育为主题。在成年人半个小时就能走完的区域里,散落着各种教育孩子们户外远足知识的指示牌,比如如何看等高线地图,如何根据不同高度来估计徒步速度,如何安全地涉过溪流,如何根据影子来估计时间…… 林荫深处还有一大片野炊区,层层叠叠足以容纳上百人,想来是学校组织孩子们来这里实践时会用到的。成长过程中能有这样的经历,实在太让人羡慕。

扶轮公园野炊区

  • 扶轮公园野炊区

扶轮公园野炊灶

  • 扶轮公园野炊灶
· 扶轮公园设施

收拾行李准备撤退时,我才发现营地白天是有茶水亭可以买食物和水的,只是傍晚人家就关门下班了,要早晨大概九点钟才开门。此外营地还会有来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配套服务很完备。洗手间入口旁那台蓝色的金属箱子,其实是一台饮水机,可以刷八达通卡打到冰镇的纯净水,3元250ml,6元500ml,水很好喝,遗憾昨天来的太晚天又太黑,我都没意识到。

雾散后的露营区

  • 雾散后的露营区

停车场回看营地服务站,还可以看到草地正中央的那座大坟……

  • 停车场回看营地服务站,还可以看到草地正中央的那座大坟……

服务站

  • 服务站

茶水亭

  • 茶水亭,上面贴着好多来过这里的游客留下的照片

用饮水机打水

  • 用饮水机打水。水很清凉,杯壁上结了一层小水滴。
· 提醒事项

唯一的缺点是这处露营地似乎不能洗澡,但我也不确定,因为昨晚其实是听到男洗手间那边一直有水声的,只是实在不好意思去附近,就算了。 女洗手间内我没有找到浴室。

另外,洗手间贴了一个公告说3月29日开始扶轮营地要停水维护,没说停多久,所以万幸我是28号到的,接下来大家如果去露营的话,无论是哪个营地,如果有可能,都请尽量提前确认一下供水是否正常,在户外不能用水就太麻烦了。


二 荷里活道的老香港遗迹

因为天气炎热,前一晚在扶轮露营地却连洗澡的设施都没有,所以哪怕为了卫生,第二晚也不能继续露营了,我赶紧定好了晚上的住宿。

苦尽甘来,碰巧定到了一家性价比很高风景也不错的酒店,但是私心作祟,不想公开(三次元认识的朋友可以来问我),知道位置在荃湾附近就好了,因为后面好多经历也都和住的位置有关。

· 由荃湾到中环

从扶轮公园出来乘坐51路公交车,终点就是荃湾的公交中心站,出站后很顺利就到了酒店。因为抵达时间还早,我便在前台先寄存了大背包,只带了水杯和相机,一身轻松地出门。

以前来香港时也是经过过荃湾的,但是很匆忙,没能慢下来在路边散散步。这次时间充裕,就从酒店一路走到了地铁站,途中还经过了荃湾公园。尽管置身闹市,公园却因为紧邻海湾而有一片视野开阔的广场,清凉的风迎面吹来,望出去就是停泊的船只和空中飞掠而过的各种鸟类,恍然如离开了市区,甚至作为背景的远处的高层建筑,也显得像是小小玩具,坐拥山海的城市再如何繁华,人也不至于离自然太远。

眺望荃湾

  • 眺望荃湾

不过我当然不是来看风景的,而是要在荃湾站坐地铁去港岛的中环。我打算从中环沿着荷里活道走去太平山附近,那边有一个小小的摄影展正在进行中,也许很快就能逛完,但是如果能以它作为香港人文遗迹寻访之旅的开始,一定是非常适合的。

这次来可能因为不再跟游客扎堆,感觉香港的食物价格还好,午餐在寸土寸金的中环随便找了家看着很多人吃的茶餐厅,套餐吃下来很饱,一碗雪菜肉丝粉+一份鸡蛋火腿+一块黄油土司+一杯咖啡,一共才47港币,差点儿没吃完。

中环那家茶餐厅的午餐菜单

  • 中环那家茶餐厅的午餐菜单

另外非常搞笑的是,整天被人问路的我果然又因为回到了闹市区而迅速在香港被人问路了,刚好距我入境香港24小时整。想不通为啥,可能我长得比较像导航机器人吧。


· 何藩摄影作品展

何藩摄影展海报

这次何藩的摄影展是位于太平山磅巷28号的Blue Lotus Gallery办的,最初看地图以为会很好找,谁想到走过去沿着高高的台阶上上下下爬了三遍,仍然无法在地图示意的位置附近找到28号在哪里。实在没办法打算放弃,我便沿着台阶继续向上走,结果才爬了五十米,就在左手边看到了画廊的落地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室内的空间小小的,展出作品也不算多,却已经站了不少来看展的人。

室内翻看摄影集的人们

  • 室内翻看摄影集的人们

来看展的人们各个年龄段都有

  • 来看展的人们各个年龄段都有

我不知道何藩算不算“伟大”的摄影家,毕竟摄影作为一门艺术发展到今天,早已经脱离了对光线、构图和叙事模式的执着,以目前的眼光看,或许他的作品形式感过强了。但是当我们谈到以老香港生活为题材的摄影作品时,何藩很可能是第一个值得提到的名字。他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的那批民俗风情画一般的作品,像一部对当年香港人日常生活的长篇叙事诗,之前没有人做过,之后也不可能再有人在兼顾“写实”的前提下再现。说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摄影家,是当之无愧的。

本次摄影展网站所示作品集

  • 本次摄影展网站所示作品集

这几乎是我看过的最小的展览,实际上只是一个房间的三面墙壁,但仍然很值得看,因为布展巧妙地通过数量有限的作品,呈现了摄影者不断试验的过程。

比如如何通过剪裁来改进构图,如何处理明暗对比强烈的场景,如何设计一些充满动感的瞬间…… 甚至你会意识到,同一个场景摄影家会拍摄不止一遍。在比较两幅相似作品的微妙不同后,也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摄影家在追求什么,想对我们表达什么。而这些都是直接看作品集时容易忽视的。

当年的孩子们,如今如果仍在,也已经是年迈的老人了

  • 当年的孩子们,如今如果仍在,也已经是年迈的老人了

通过剪裁来改进构图

  • 通过剪裁来改进构图

走在巷子中的老人,场景之一,老人的背影与建筑阴影重叠度较高,窗子作为明暗边缘的过渡而存在

  • 走在巷子中的老人,场景之一,老人的背影与建筑阴影重叠度较高,窗子作为明暗边缘的过渡而存在

走在巷子中的老人,场景之二,改变了取景位置后,老人的身影和窗子都更清晰了,巷子的纵深和高度都得到了强化

  • 走在巷子中的老人,场景之二,改变了取景位置后,老人的身影和窗子都更清晰了,巷子的纵深和高度都得到了强化 (顺便合了个“影”)

尽管以今天的眼光去看,这样的摄影设计痕迹过重了,但是考虑到创作年代,一位华人摄影家能有这样的艺术自觉,是非常可贵的。


· 法定古迹文武庙

由摄影展出来,沿着磅巷走下去,就回到了荷里活道上。在这里我往回走了一段,因为之前半路上曾经过了一处重要的法定古迹文武庙(全称“东华三院文武庙”),是香港开埠早期宫庙之一。作为古迹,这其实是一处建筑群,文武庙之外,也包括了紧连着它的列圣宫和公所。

文武庙门口

  • 文武庙门口

文武庙内盯着塔香的外国游客

  • 文武庙内盯着塔香的外国游客。这要是搁在两年前,我一定像那些外国人一样好奇吧,但是泉州混了一年后再看到这样的场面,就比较淡定了。

工作人员在摆放香烛

  • 工作人员在摆放香烛

华丽璀璨的供桌

  • 华丽璀璨的供桌

手捧日月的侍卫神

  • 手捧日月的侍卫神

在神龛前上香的人们,青烟缭绕

  • 在神龛前上香的人们,青烟缭绕

炫目的神龛

  • 炫目的神龛

在文武庙隔壁的列圣宫给妈祖上香的年轻人

  • 文武庙隔壁的列圣宫也很热闹,供奉了很多当地流行信奉的神,照片中的年轻人正在给也许是妈祖的女神上香

不过这里的香火这么旺盛倒是让我挺意外的,总觉得应该更多是老年人来,然而其实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隐藏在高楼大厦间的小宫庙仍然不少,也都很热闹的样子。

荷里活道公园里遇到的文武庙老照片

  • 最后这张是荷里活道公园里遇到的一张1890年的文武庙老照片。看上去这里的建筑和现在所见的不太一样,似乎当时人们在外面用竹子搭起了一个棚子,仔细看竹棚前还停了一顶轿子。不清楚是建筑当时尚未建好才搭了脚手架,还是当年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装饰。

· 公园里的大爷们

从文武庙出来,往前不远就是荷里活道公园。虽然这只是一座小小的公园,但对于居住在周边的当地人却是重要的活动中心,而且能明显地在这里看到周边居民不止有华人,也有好多南亚人、欧美人。

华人大爷们明显更爱热闹,坐着各式凳子打纸牌九,而西方大爷则只是一个人在大榕树下默默坐着看书。然而总觉得香港的老人们无论中西,样貌都很相似,戴着眼镜的那些更是,如果不留心分辨,几乎意识不到他们属于不同的人种,或许是因为只要时间足够久,人心底的气质也会慢慢改变面容。

打牌的大爷们和他们各式各样的凳子

  • 打牌的大爷们和他们各式各样的凳子

 香港的老大爷们气质真的很好……

  • 香港的老大爷们气质真的很好……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打纸牌九,小时候只看过太奶自己和自己摆着玩

  •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打纸牌九,小时候只看过太奶自己和自己摆着玩。

公园里坐在大榕树树荫下看书的白种人老大爷

  • 公园里坐在大榕树树荫下看书的白种人老大爷,我差点儿以为他也是华人。

这一天里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上午的部分居然就写到了三千六百多字,太长了必然阅读困难,只好分成上下两篇来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