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口服短效避孕药的受益者,我为什么想劝你慎重。 | 广播集

《卫报》上发表的文章就一定靠谱吗?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19, 2019

在口服短效避孕药半年多后,又一次看到了一篇以关心女性身心健康为名义的文章,提到一些女性连续服用短效避孕药,以彻底告别每月一次的出血。这篇文章的来源是著名的《卫报》。推荐这篇文章的广播在豆瓣也得到了很多友邻的回应,但是从评论和转发看得出来,大家对此虽然很关心,但还是有很多困惑和质疑的。

  • 卫报的那篇报道

作为一个为缓解严重痛经而服药,并受益于短效避孕药的人,我之前曾经在“人类有过哪些解放女性身体的发明创造”中,写过口服短效避孕药给我带来的帮助,也强调了不同体质的人可能遇到的副作用,嘱咐大家在积极尝试那些改善自己身体状况的药物(包括止痛药)之前,也要尽量慎重。比如要遵医嘱、警惕药物过量,也要在不适出现时及时去就医,而不要自己乱吃药,即使那些药我们很容易在药店里买到。

也是基于这样的谨慎,我自己是严格按照药品说明书服用短效避孕药的(我吃的是优思明,注意,并不一定适合你),也就是说,我是在按照每月服药三周停药一周的方式在服用,在停药的一周里身体仍然会出现撤退性出血。

  • 我正在吃的这一板优思明

这也是目前口服短效避孕药最常见的一种服药方式。也就是说,如此服药的女性仍然会来“月经”,只是停药时的出血量会比大多数人在自然状态下的月经出血量少一些。当然,因为药物对内分泌的调节,理论上大多数服药者出血期间也不会再出现疼痛感(少数会因其他原因加剧),这也就是短效避孕药治疗女性痛经和过量出血的原理。我还算幸运,属于可以有效治愈且没有什么副作用的那类人。

基于自己的经验,我当然是积极支持口服短效避孕药的,但是看到《卫报》那篇文章却让我十分不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听到有人看完这类文章后,得出“别再停药,你完全可以一直服药从此彻底告别月经”的这种结论。最初听说时也很动心,尤其是知道选择了皮下植入避孕针剂的人有那么多,她们就是处于一种完全不停药的状态,人家都好好的,为什么我就不能选择持续口服来实现同样的目的呢?

这就要回到那些对持续服用短效避孕药持肯定态度的文章本身来谈了,卫报这篇正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如果你能够打开(需翻墙)这篇文章的话,读过一遍就不难发现,这篇文章虽然肯定了口服短效避孕药给女性带来的帮助,却没有提到出现副作用的概率其实很高,有些可能并不轻。此外,虽然也提到了长期连续服用(不停药)的风险目前还没有足够的研究,却对此一语带过,就仿佛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我们当然应该多看看口服短效避孕药带来的好处,但这不是药物滥用的借口。

Thomas agrees that more research is needed into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taking hormonal contraception. However, she and other experts say there should be greater awareness of the benefits of contraceptives beyond preventing pregnancy, from tackling acne to alleviating premenstrual symptoms.

  • 卫报那篇文章中对风险一语带过的段落

尤其微妙的是,这类文章都是热衷强调月经对女性身体可能造成的负担,但只要你服用过短效避孕药,经历过停药期,就知道不服用短效避孕药而来的月经,和服药后按说明书每月停药七天时来的撤退性出血,表现出的状态很可能是不同的。少数的人可能因为副作用血量更多、腹痛,那么她们需要换药或放弃服用。但是也有的人(大多数服药的人,包括我),只是有少量的撤退性出血,持续个三四天,对日常生活包括激烈的户外运动几乎没有影响。那么一点点出血我完全可以接受,和不服药而来的月经失血和强烈疼痛根本就是两码事

然而这篇却把二者模糊处理,以开篇处不服药的月经造成的困扰,去转向说明连续服药的“好处”,强调严重痛经或失血可能导致的身体损伤,却不提服药期间的出血实际上极其微量、无痛感的,这是多么刻意的偷换概念和选择性描述啊!尤其是即使不服药,也还有很多女性本来就不会大量的失血,不适也很轻微,这些女性跟自己的月经相处得还不错是完全有可能的,我自己就有不少这样的朋友,甚至20岁之前我自己也曾是其中之一。那么这些女性在没有避孕需求时根本就不服用短效避孕药,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吗?如果你可以不吃药就过得好好的,那干嘛还要吃药?

关心女性处境,鼓励女性积极改变,的确是我们该努力做的,但尊重事实是前提。我们必须同样明确强调风险和因人而异的身体适应情况,否则一样可能给女性造成伤害。科学的进步给了我们更多掌控自己身体的机会,但是如何使用,还要每个人根据自己身体和心理的情况来,而不是基于有限的经验,甚至是为了一种“女权主义”的姿态,就选择某一种方式,无视甚至否定其他可能性。


另外多说一句题外话,为什么性别话题明明是我常常说到的,我却越来越不愿意用“女权主义/女性主义”这个词呢?因为性别对一个人的生存境况可能产生的影响虽然存在,非常值得讨论和关注,但并不是具有某一种性别自我认同的人,就必然持有相同的观点——也就是说,并不存在可以由性别归纳得出的“单一结论”。性别只是基本前提,是观察的那个窗口,但透过窗口不同的人可能看到不同的东西,结论可能多种多样。

所以“女权/女性/性别主义”这类词,本身就是一种不合理的概括,人们对这个标签下种种议题的质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自己都常常对一些“女权主义者”的言论感到尴尬,完全不想跟其中某些结成什么“阵营”。像刚刚提到的那篇文章,和作者用同样方式提出一些观点的人,就是我不想与之为伍的一个典型。

对我而言,只要一个人在关心自己的性别可能让自己遭遇什么,想去讲述自己的困扰,争取更好的的生活状态,那么Ta就是一个关心性别问题的人。哪怕Ta是一个被“买房才能求婚”、“养全家”压得窒息的男性。当一个人说出“因为我的性别就要我接受那些规则是不对的”时,这个人就是在争取突破传统性别桎梏的同道者。Ta们完全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诉求,甚至针锋相对,但是有交流(哪怕是激烈的),才可能找到更理想的平衡点。

总之,什么性别并不一定得出什么观点,宣称是“女权主义”的立场得出的观点也不一定真的对女性好,以性别(女)来定义一种理论(权主义),理论层面上既不合理,实践中也可能产生一些误解。我们需要去尝试一种更开放灵活的描述,那需要我们跳出“主义”。

当然我也知道,现实是人们就是喜欢仪式感,表面上直观的定义才好“理解”“有力量”,所以为了行动,可能仍然会有很多时候不得不使用那些不太合适的定义(比如某些时候还是要用“女权主义”这个词)。但我还是希望慢慢地会有改变,不需要再搞什么口号什么标签,人们也能平静地坐下来,讲讲自己作为一个“人”有怎样的独特的经验和诉求。那时即使这个社会仍然会有很多对立冲突(冲突永远不会消失),但是至少可以算是实现了理想吧。


P.S. 这篇总结写完后,又收到了一位友邻@与安元回复

“我试过文章里连续服药-不来月经的方法。两三个月后点滴性出血,去医院查了发现是子宫内膜增厚。看了二楼才知道子宫内膜增厚是非常危险的。并且医生确实表示不能这样连续服药。”

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实例了,感谢她的现身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