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游记 Day2 下:闹市喧嚣之下的往昔与今日 | 过客集

遇见城市繁华的另一面

Posted by 子文东 on July 20, 2019

上一篇:港澳游记 Day2 上:由山林至闹市

路线: 在露营地醒来 - 扶轮公园的环境及配套设施 - 由荃湾到中环 - 何藩摄影作品展 - 法定古迹文武庙 - 荷里活道公园里的大爷们


三 最难忘的遗迹:香港坟场

其实3月29日那天旅行的真正重点,是一处几乎没有人会去的地方——香港坟场。 说起来很奇怪,可能是看了凤凰卫视的什么节目,实际上我小时候最初对香港最向往的地方就是这个坟场。上次来徒步港岛径时乘车经过,远远望到山坡下的大片陵墓,就又唤醒了当年的记忆,只是那次才停留了两天,来不及过去。当时就暗下决心,再到香港时一定要走进来看看。

虽然几乎没什么人把这里作为旅行目的地,但是如果你不是那么胆小的人,来看看还是很值得的。毕竟这里安葬的也就是香港过去的见证者,而如今他们的墓碑又成为了另一种关于时间的见证。

  • 位于正门口处的是一批早期来港的外籍开拓者,以基督徒为主,但也有不少非基督徒。从墓碑的形状也能看得出来信仰的不同,比如正教会的十字架墓碑下,安葬的很可能是信仰东正教的俄罗斯人。直至1913年,香港坟场才接受华人下葬。

  • 墓园一进门有一座小小的教堂,但也不要小瞧了它,因为它其实是修建于1845年,是香港历史上最早的一座教堂,一级历史建筑。不清楚如今是否仍在使用,我去的时候发现里面住着工人,正在翻修。

  • 墓园的植被很茂密,很多小路径已被落叶覆盖,但正中央的几条大路还是很整洁的。尽管几乎无人来访,还是遇到几位忙碌着打扫的工作人员。

  • 香港坟场其实还散落着很多鸦片战争相关的遗迹,此外,也有不少商船的外籍海员也是安葬在这里。

  • 墓园中有一株巨大的桃花心木,已有130年树龄了。

  • 这里还有好多虽然不是那么显眼,但树龄也达百年以上的古木,包括了广东刺桐、荔枝、水翁、铁刀木、黄牛木、树头菜等。如果对此感兴趣,可以参考一下相关网站,里面甚至配了每株古木的照片。

  • 这里也是香港繁华的市区里最安静的一个角落了吧?我在里面走了一圈,除了清扫落叶的工作人员,只看到一位带着登山杖过来的访客,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来扫墓的当地人。

  • 但其中也有一些墓主人因为远离故土,或后代离开,久已无人祭奠,如今墓盖石坍塌,墓碑也倾斜了。

  • 墓园后面的山坡上也布满了早年香港开拓者们的坟茔,我后来沿着台阶走上去试了试,有些地方植被太过茂密,已经难以通行。

  • 这张照片中并排而立的两个白色十字架,属于当年著名的香港首富何东夫妇。作为一名中外混血,何东的人生经历,甚至这个人本身的复杂性,也几乎算是香港这座独特城市的一个缩影了。

  • 身穿华人装束的何东

最后发几张香港坟场里比较难忘的雕塑吧,虽然也许都是在欧洲国家很平常的,但毕竟我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仍然觉得好动人……

  • 一座精美的东正教信徒的墓碑雕塑,位于门口处那片墓园最初修建时的区域。据香港朋友留言说,是安葬着一位从苏俄逃来香港的白俄。

  • 天使的翅膀已经被长出的苔藓包裹了一圈,像替她染上了颜色

  • 还有好多墓碑是十字架上缠绕着船锚,不清楚是否因为是海员的墓

  • 有小天使雕塑的墓,也许安葬的是夭折的孩子

  • 最后这一张是在一处很隐蔽的角落里的一座书形墓碑,因为形状特别,我忍不住走近了去细看上面的文字:

    IN MEMORY OF LESLO WILFRED PECKHAM

    BELOVED HUSBUND OF

    MARAIN

    BORN IN 8.1.1899 FALL ASLEEP 1.12.1942

    DEAR IS THE TIE THAT IS BROKEN

    LOVED IS THE ONE

    THAT HAS GONE

    BUT HIS MEMORY WILL LINGER FOREVER

    AS YEAR AFTER YEAR

    PASS ON

1942年,七十多年过去了啊……


四 城市深处的隐匿者们

我从未想到,去探访香港坟场的途中,居然会意外闯入一处之前都不敢想象会走近的地方——街头露宿者们的聚“居”地。当时我是从黄泥涌道地铁站出来,向着靠近香港坟场的出口处走,因为天气有些炎热,就想着尽量走地下通道躲开骄阳,却没想到通道的最末一段大概两百多米的距离,一路上住的都是露宿的人们……

虽然是毫无疑问的街头露宿,但与以往印象不同的是,至少住在这里的露宿者们非常整洁,并不是我们印象中因流浪而邋遢脏乱的状态,尤其是通道中央看上去住得比较久的一些铺位,甚至和平常的出租屋也差距不大,床的周围大都有遮蔽,围得像一间小房子,好多人的衣服是有衣架并挂起来的,有些还摆着桌椅。甚至地下通道的中央供奉了一尊小佛像,前面是鲜花和瓜果。

  • 这是地下通道的另一端入口,可以看到住在这里的人们挂起来的衣服。因为不好意思对着在自己“家”里休息的人们近距离拍,我就只匆匆拍了一张。

看上去这里的居民也是什么国家来的人都有,其中有不少是南亚人,但也有些是华人。很巧的是,这次来香港之前,3月27日在音频节目“八分”中,梁文道刚好以《流浪是一种可选择的生活方式吗?》为题,讲到了香港流浪者的情况。我从未想到居然这么快自己就能够“身临其境”,但话说回来,如果没有之前这期节目的铺垫,很可能一开始我也鼓不起勇气走进这段通道。

正如梁文道所说,“流浪”或者“街头露宿”在香港几乎是一些人的“明智选择”,因为与其付租金去租住狭小压抑的出租屋,在一些地方露宿反而可能更舒适便利,还能省下不少开销。对于刚刚来到香港打工的异国人,或者不愿介入快节奏激烈竞争的城市生活的人,在香港成为一名“流浪者”,可能会活得更轻松。

尤其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位友邻@绿豆给我推荐了一则名为《露宿如修行》 的报道,是关于一位长期在维多利亚公园露宿的香港本地居民的,他不仅生活得有滋有味,衣着整洁,待人礼貌,还一直在写一个关于露宿生活的博客“露宿人生”,我去看了他博客的内容,界面很简洁,内容也是日常又细致。可以说,像这样选择了露宿的人,已经不再是我们以为的“困窘无奈可怜”者了,他们只是想试试不同于主流的生活方式,并且刚好喜欢这一种。

当然了,也不能过度浪漫化这样的生活,毕竟这样做肯定有不小的代价,人们只是权衡取舍之后做了一个现实的选择。他们很可能不是可怜的弱者,也并不是什么“出世高人”。


五 铜锣湾的魔幻角落

从黄泥涌道地下通道走出来,已经到了日落时分,并不急着回荃湾一带,趁着炎热消退,我决定一路散步去铜锣湾附近。途中不仅果然第二次又被一家子茫然无措的南亚人拉住问路(我当然是不知道的啦),又紧接着非常走运的遇到了一家超级美味的豆浆小店。在大陆还从没遇到过专卖豆浆类甜品的店铺,作为一名豆浆爱好者,我当然必须尝一尝。于是点了一杯椰汁豆浆…… 那简直是我喝过的最美味的豆浆!而且只要12港币!也是比大陆都更划算的价格。不得不说,这次香港旅行也许因为足够深入,所以开销上竟然比在国内一线城市旅行还要节省,尤其是我都没有刻意这么做,却居然不仅玩得更开心,吃饱喝足,尽兴又不需要心疼钱包。

最后抵达铜锣湾时,穿过一处嘈杂热闹的菜市场,在高架桥下的人行通道口我还看到了如此魔幻的一幕——

“赵姑神婆求神保平安”

“红姑打小人求神作福保平安”

🙏香港政府发牌🙏

还没过完街就听到打小人的声音“啪啪”地响😂,阿婆手持点燃的纸钱绕绕绕,善男信女一脸虔诚……

  • 桥下的这片区域看来是专门给“大仙”们摆摊做法用的

  • 每个小摊位都有一个小神龛,里面供奉了一排神像

  • 正在忙着“打小人”的“红姑”

  • 基本能够想到的人生困扰都包括了,堪称中国传统的“心理医生”

  • 所在位置的地图示意

十分香港了,大陆真的不会有,尤其是就在这么热闹的铜锣湾,总之,推荐顺路来看一看,比逛街有趣得多了。


下一篇就要讲到去澳门的经历啦!30号当天下午先去澳门档案馆看了一些历史资料,但是最最开心的是,我终于又能露营啦,这一次是在黑沙海滩——简直堪称海滩露营界的五星级酒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