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客中国 | 湘桂黔地区传统村落调研 第一站:沅陵

作为“湘西门户”和基督教早期来华传教中心之一,沅陵保留着精美的民国建筑,却不大为外界所知。

Posted by 子文东 on September 11, 2019

活动说明

2019年,为了考察国内重要历史遗迹及传统村落的状况,路客中国与中国传统村落数字博物馆再次合作,计划对湖南(湘)贵州(黔)广西(桂)三省交界处的汉、侗、苗等多民族聚居区域进行调研。这是一片在自然环境和民俗文化上都十分独特的地区,山水交织的地貌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信仰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我们相信深入了解这里的历史和文化,不仅有助于对当地传统的保护和传承,也会帮助我们每一个人清醒地关照自身,在现实中寻找到可能更理想的栖居状态。

我们的正式调研预计在今年11月开始,但是前期需要在二十几处备选目的地中找出最终进行深入调研的三个地点。由于其中一些目的地交通不便,介绍信息很少,因此我们决定先实地寻访一遍沿途的这些备选目的地。

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我已完成了对湖南部分目的地的考察。9月11日,我的同事 @僧盐 也已出发前往贵州地区,9月下旬,我会继续完成广西的考察,并与她在三省交界处会合。

从今天起,我们会按照调研的进展,向大家介绍沿途的见闻,也会尽可能分享我们进行寻访、记录的方法。希望能通过这次调研,建立一种将旅行与考察相结合的模式,让每一个渴望以行动参与历史文化保护的普通人,也能有机会去提出自己的见解、做出自己的贡献。如果我们的方法是可行的,相信你也会有同样的能力来完成这样的考察,甚至做得更好。

期待未来有你的加入。


调研第一站:湖南省怀化市 沅陵县

考察计划行程示意图考察计划行程示意图

下文中我会尝试采取一种“分项列出”的方式,来呈现调研过程中的见闻,这也是我们这次调研的重点实验方式。目前暂定分为【总结概述】+【旅行攻略】+【详细考察图文】的三大部分。

【总结概述】可以让各位快速把握重点,【旅行攻略】会分享实地寻访的实用信息,【详细考察图文】则是以图片+说明的形式,直观呈现考察过程中的见闻,这部分我会尽量按照时间顺序列出,以便提供一种比较具有纪实感的记录。

我希望采用这样的方式,可以规范化考察过程,提高我们整理考察笔记的效率,这样就会有可能在考察途中就即时发布见闻,也便于在日后进行整理(尤其是结合地图在网站、APP上呈现)。


总结概述

作为“湘西门户“,以及抗战时期的湖南省临时省会,沅陵县保留着大量精美的民国建筑。而作为19世纪末基督教早期来华传教的中心之一,教堂、牧师住宅等遗迹在当地尤其多,并集中分布在文化南路两侧,是如今难得一见的精美的宗教建筑群。

此外,这里还存在着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的遗迹,其中佛教遗迹龙兴讲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佛学院之一。

虽然沅陵如今已不复当年盛名,甚至因为交通闭塞而经济衰落,但历史遗迹也因此比较好的保留着原貌,未经修饰的时间留痕让它们看上去更显神秘,也更加值得寻访和记录。

而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要理解湖南地区在20世纪初期中国历史上的独特地位,我们绕不开这座貌不惊人的小小县城,如果要像当年的人们那样,去沿着沅水古航道抵达那些传统村落,我们也必须把这里当成我们此行的起点。

地点一:宝翰臣牧师楼及附属建筑 (沅陵县教师新村外东侧生活区)

目前仍然有居民住在其中。

地点二:宏恩医院遗址(沅陵县滨江大道北50米)

因失火而只剩框架的宏恩医院遗址,是20世纪初以“辰州教案”的赔款修建的教会医院,距今已有超过百年历史。

地点三:永生堂、海牧师楼及附属建筑群(沅陵县文化路西100米)

“永生堂”与对面牧师楼,目前这座牧师楼中仍然有居民居住。

地点四:“宗教街”及抗战时期湖南省临时省会旧址群(宏恩医院旧址旁)

“宗教街”也就是马路巷附近的老街区。这里汇集了清真寺、道观、寺院、礼拜堂与部分传统民居。

地点五:龙兴讲寺及其周边遗迹(沅陵县辰州西路17号)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佛学院之一。门票50元。


旅行攻略

交通:由怀化汽车东站,每天有多趟长途巴士往返于怀化和沅陵之间,单程票价38元。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两个多小时,但我去的那天遇上下雨,最后用了三个半小时才抵达沅陵。

住宿:沅陵县城的住宿条件并不是很好,因此我选择住在怀化市内,往返于怀化和沅陵之间的班车很多,因此可以早晨(9:00发车)出发去沅陵,完成一天的游览后乘坐下午的长途车返回怀化(推荐17:10的那一趟,最晚一班18:00)

饮食:沅陵县荷花街有不少小吃店,可以尝一下当地最具代表性的干捞米粉,味道尚可,不会太辣。


详细考察图文

古城区布局:沅陵地势紧邻沅水,沿着沅水北侧山坡分布,呈明显的北高南低地势。老城区内以基督教相关历史建筑为多。其中,教堂坐落于历史建筑分布区域的较高处,以其为中心线,两侧修建有多座牧师住宅楼,并在紧临沅水一侧建有教会医院建筑。此外,清真寺、佛教寺院(龙兴讲寺)等宗教类公共建筑,皆紧靠沅水北岸边修建。

沅陵县文化南路。重要的历史遗迹主要分布在这条路两侧的区域,但是抵达这条路后,还需要沿着它一直向下走到滨江路边。老建筑们隐藏在居民生活区中,因此一开始要留心寻找才能发现入口。

地点一:宝翰臣牧师楼

我首先寻访的是最隐蔽的一处,位于文化南路东侧教师新村小区旁边的两座牧师楼。需要沿着滨江的马路一直往东走,在教师新村小区的围墙外侧拐角处,会找到一条有些破乱的巷子,拐进来,向里一直到一条石台阶下,向上,再穿过一道看着就颇有历史感的门,抬起头就会望见一座树影掩映中的老房子了。运气好的话,还会看到周围居民坐在门口闲聊或忙着各自的家务活。

这里就是沅陵的县级文保单位“宝翰臣牧师楼”,目前仍然有居民住在其中。虽然只是一处县级文保,但以保护情况和周边原生态的生活气氛,仍然很值得寻访。

在一侧的墙上还残留着当年的口号。

在宝涵臣牧师楼的东侧可以看到弧形突出的窗口部分。

窗口细节和房檐下明显的框架状装饰,在海牧师楼上也看到了同样具有装饰性的支撑。

宝翰臣牧师楼对面的另一座牧师楼。经年累月被居民们改造了很多。

从另一侧看如果不留心分辨,已经很难看出曾经的面貌了。

需要绕到一边,才能大概看出原来的外墙。

宝翰臣牧师楼东侧。被居民加建了木棚,西式别墅与当地民居结合在一起,因为有了漫长时间的磨合,也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牧师楼入口处的台阶。石质台阶因为年代久远而被打磨得光滑,甚至出现了凹陷。其实走上来时的那条巷子里的台阶也是如此。想来当年应该是可以从这扇门走出去,沿着台阶一直下到江边的吧,那么站在这一侧的阳台上,也一定是可以直接眺望见江面的。

居民大爷说,他们也并不是一开始就住在这里,只是这里的长期租户。后来我与当地人聊天,据他们说,这一带的老房子目前仍然是属于教会的财产,教会平日里的活动资金就来自于这些房子的租金。

地点二:宏恩医院遗址

从宝翰臣牧师楼的院子里沿着原路返回到滨江路上,一路向西前行,在穿过了刚刚走下来时的那条文化南路后,继续向前,不久后就会看到一处非常震撼的建筑,规模宏大,却破败如废墟 ——可能第一眼你会和我一样困惑地自问 “这是不是一处当代建筑,只是废弃了?” 然而它实际上已经有了超过一个世纪的历史,这里就是沅陵最重要的遗迹之一,宏恩医院的遗址。

看到宏恩医院遗址的第一眼。

在遗址的东侧有一个小广场,广场另一侧就是新建的高层居民楼,尽管小广场周边种植了茂密的植物,但走到另一侧很快会看到围墙圈起来的这一片只剩框架的废墟,火烧后的惨状虽然隔了几年仍然触目惊心。

尽管如此,仔细辨识仍然能够看出这座建筑当年的体面,而历经百年再加上烈火焚烧仍然完好的框架,也可以看出当年工程质量之高。

提到宏恩医院,就不得不提到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次重要历史事件:“辰州教案”。所谓“辰州”,也即是沅陵在20世纪初时的名字。1900年,随着沅陵地区来华传教士的增加,这里也成为了中国内陆的一处重要的基督教传教中心,随信仰而来的,当然也有西方的医学。然而对当时绝大多数的中国人而言,西方医学的治疗方式是难以理解的,与维护传统社会秩序的礼教也有强烈的冲突,因此民间开始传播一些诸如“传教士投毒害人,以哄骗中国人去看西医”的谣言。1902年,矛盾愈发激化,终至暴民涌入教堂,将两名传教士殴杀。

“辰州教案”发生后,清廷慑于外交压力,严惩辰州官员,革职两人、流放两人、极刑两人,又赔款一万英镑。有了这笔赔款,此后辰州地区的教会势力愈发强大,从1903年起,陆续在当地建起了教堂、医院、学校,也就是我们如今看到的这些建筑。

“辰州教案”无疑是一场惨案,虽然是因为国民蒙昧无知而起,但最终受害最重的一方仍然是作为清廷牺牲品的当地百姓。但不幸中的一点点希望是,这在另一方面又推动了整个沅陵地区的现代化建设,随后这里便发展成为20世纪初湖南最重要的经济文化中心之一,在抗日战争中还曾作成为临时省会所在地。那场惨案后建起来的这些建筑,如今实际上正是以“抗战时期湖南临时省会旧址群”的名义被列为省级文保单位的。

然而虽然已经是省级文保单位,这里仍然未能避免火灾的损伤。如今几年过去了,植物已经开始攀上那些空洞的窗口,但被火焚烧的痕迹仍然清晰可辨。

在我回来后查找到的少数网上资料中,可以看出2012年这座建筑虽然已经很破败,但室内部分仍然完好,木制楼梯尚在,扶手精美讲究,然而很遗憾,此次到访时内部已经彻底坍塌,什么都看不到了。

在宗教街附近的坡地上可以俯瞰到宏恩医院旁的篮球场,孩子们在开心地玩着,不知道他们长大后这座近乎废墟的遗迹是否还在,那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

地点三:永生堂、海牧师楼及附属建筑群

中午在荷花街匆匆吃完饭后,我又走回了文化南路,在途中一处看上去会通往老居民区的巷口,再次拾级而上,穿过几桌忙着打牌的老人们,就进入了一条长长的由围墙隔出来的巷子。沿着它一直走下去,很快就再一次看到一角飞檐从墙头露出来,走过去,原来是另一座看上去很气派,保存也比较完好的牧师楼。在门口还看到一块”宗教文化陈列馆“的牌子。然而大门紧锁,牌子上也已经落满了灰尘。

好在稍微往前走一点,就是那座著名的”永生堂”了。尽管之前看过照片,但实地面对,还是觉得比照片中规模更大,或许是因为一般都只是看到它的正面照,表面上并不太显眼,但走到院内会发现,教堂有很深的进深,虽然不能说是高大,但也足够让人感受到它的庄严。

永生堂正面。

永生堂侧面。

永生堂的后侧面,可以看出教堂的进深。实际上建的时候是根据地势,把前面与略高的地面修成了平齐,教堂的后侧外立面还是比较高的。然而很遗憾,因为锁门(似乎在维修),没能看到教堂内部的样子。

教堂对面的一座牧师楼。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形式的建筑,砖石框架之间原来是以木板为墙面的。更让人惊讶的是这里面如今仍有居民,只是不好意思打扰,所以我不清楚内部构造如何。

从牧师楼回看教堂。恐怕至少在这个角度,这个场景同百年前几乎并无不同。

海牧师楼,湖南省级文保单位,原来就在永生堂的旁边。然而找到它时好遗憾,已经是翻修得过于新以至于有些不真实的状态了。我不清楚未来沅陵这些宗教建筑要如何进行保护修缮,但不得不说,如果修成海牧师楼这样,是会让辛苦寻访到的游人失望的。

在墙外巷子里回看海牧师楼的一角阁楼和后面的永生堂。目前这条巷子正在修路,不清楚是否在准备未来开发旅游业。但是如果做旅游宣传,恐怕以沅陵当前的条件还远远不够吸引那些对旅游舒适度要求苛刻的游人,而对于我们这样为了历史文化而来的游人,其实更期待的是看到沅陵能保持比较自然不刻意的状态——当然这不是说停滞,也不是说任其破败而不管,但是至少不要去把老建筑修到看不出年代吧。

俯瞰宏恩医院与旁边的马路巷。

地点四:“宗教街”马路巷与附近居民区

沿着刚刚那条巷子继续向下走,就拐回到了宏恩医院旁的马路巷,这里是沅陵最有历史的一片老居民区,虽然有些阴暗破败,但看上去居民们却仍然生活得惬意悠闲。雨后清凉的天气让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在巷口或坐或卧的和邻居聊天,这应该是这条老街上百年未变的场景吧。

在巷口首先会看到的,是一处“清真寺”,虽然实际上已经只能说是“遗址”了。因为走近了看会发现,这里面其实是一处普通的民宅。很遗憾看不到内部的情况,不知道是否这户人家就真的是住在清真寺的建筑内,又或者这里当年的建筑早已消失了。

巷口的传统民居有半截陷在路面一下,如今的路面已经比当年修高这么多了。

另一处礼拜堂,内部情况同样不清楚。

当年的临街商铺和仍然住在其中的居民们。

沿着马路巷向另一侧的坡地上走,拐进去会走入迷宫般的居民区深处。一路都是这样的石台阶,看不出年代,但过去的人们应该也走的是同一条路吧。

石台阶巷子旁边的传统民居。我没敢向更深处走,里面层层叠叠,外来者已经很难看清如何从一处走到另一处了。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头,出去后就会再次走回那条荷花街。

地点五:龙兴讲寺及其周边历史建筑

作为国家级文保单位的龙兴讲寺在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介绍,尽管如此,在门口拍完照片我想了一下决定放弃进去。不仅仅为了节省50块钱的门票,也是因为修缮一新的照片看上去已经只剩下作为建筑的意义,却失去了最重要的宗教场所的氛围。更何况作为建筑也有些让人困惑于哪些是真正的遗迹,又有哪些是后来的重建。

龙兴讲寺的东侧,还有一片传统民居群,但看上去似乎又有与西式建筑的融合。但因为也在进行装修,我未能看到这几座建筑内部的情况。

滨江路一侧回看这几座民居。

那一片民居的侧面,可以看出正在施工。

最后,我们终于要讲到沅陵最让我困惑的一片区域了——沿着滨江路一直向西,过了龙兴讲寺,很快就到了路的尽头。这时如果沿着临时铺就的土路继续走下去,不远处就会看到一些应该已经超过了至少半个世纪,却难以判断准确年代的老建筑们,它们深深隐没在树林草丛中,让人无法靠近。我只能远远拍下它们的照片,很希望会有当地了解背后故事的人,来告诉我们答案。

面对着江面的坡地高处有一座别墅。似乎是民国时期的,但不清楚是否也是教会的建筑。

在路边看到的全景,实际上高度要更高一些。

另一侧望过去,仍是同一座建筑。

在不远处的另一边,是一座看上去曾作为教学楼的建筑,上面也留着六七十年代的口号。

道路尽头的石滩和远处的沅江,那些老房子就这样静静俯瞰着江水。仔细辨认的话,还会看到右下角有一座灯塔似的建筑。沅江上的航运虽然衰落了,但仍看得到一些船只往来。更远处,又一座桥正在修建了。


下一站会介绍一下紧邻怀化市的一座国家级传统村落,是一处比怀化更适合落脚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