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客中国 | 湘桂黔地区传统村落调研 第二站:荆坪村

作为去怀化周边寻访期间住宿休憩之处,荆坪村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Posted by 子文东 on September 14, 2019

2019路客调研 前期考察第二站 荆坪村

8月25-9月2日,第一次前期考察第二站:湖南省怀化市中方镇 荆坪村

总结概述

荆坪村史称紫荆坪,位于湖南省怀化市中方镇,距离怀化市只有十几公里。是第四批国家级传统村落之一,也是离怀化市区最近的一座历史文化名村。村内精美的潘氏宗祠、五通庙、关圣殿建筑群,就坐落在两条古道的交汇之处——其中之一是祠堂正前方的舞水航道,另一条则是从祠堂旁绕过的中方古驿道。村中的节孝坊和一些传统民居保护状况也不错,值得一访。因为这座面积不大的村庄内有如此多的历史遗迹,因此荆坪古村建筑群也整体入选了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一座开发得比较成熟,经济又相对富裕的村子,荆坪村的村民对于游客既友善,又如常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很多人家门前的花草看得出来是精心打理过的,再加上村中树木成荫,漫步村中也比较惬意。只是城市化的波及和较高的旅游开发程度,对于村子周边的自然环境有一定影响,让人惋惜。

荆坪村大约只用半天时间即可逛完,不用预留整天时间用于寻访。相较于嘈杂的怀化市区,这里离得不远,又安静很多,作为去怀化周边寻访期间的住宿休憩之处,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推荐等级:⭐⭐⭐

地点一:潘氏宗祠(村口路边,正对舞水)

与五通庙、关岳庙共同入选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怀化地区最精美的宗祠建筑之一,保护状态较好,而且仍在发挥原有功能。

潘氏宗祠

地点二:五通庙、关圣殿 (潘氏宗祠两侧)

分列于潘氏宗祠两侧,既与其结合为整体,又各自有一定独立性。尤其是五通庙,作为当地傩神信仰的重要活动场所,空间布局与氛围都与另外两处明显不同。

五通庙

关圣殿

地点三:节孝坊 (村中池塘旁)

规模不大,但以其为中心修建的传统民居基本仍在,可以比较好地还原当年的村中景观。

节孝坊

地点四:古驿道 (五通庙旁)

历史上的交通要道之一,唐宋时期京昆古驿的一部分,由于在此处无论是前往怀化、黔城、安江,还是芷江,距离都刚好是60里整,故名“中方”——这就是中方镇镇名的由来。

古驿道


旅行攻略

交通: 在怀化市区就有公交车直达荆坪村,我乘坐的中方13路公交自怀化火车站始发,在荆坪站下车后走到路对面,再沿着桥下的那条村道一直走,很快就能找到荆坪村的入口。在怀化站上公交车,抵达村内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车票4元。

住宿: 荆坪村内有不止一家农家乐可以住宿,如果比较喜欢安静,对于要去怀化周边旅行的游人,与其住在怀化市内,不如就住在前往怀化很方便又更有历史韵味的荆坪村中。

饮食: 荆坪村村口和村内都有可以用正餐的农家乐餐馆,此外也可以在潘氏宗祠附近买到小吃、零食和饮料。


详细考察图文

村落布局: 荆坪村紧邻舞水,分布于舞水西侧。村庄地势较平坦,以位于舞水和中方古驿道交汇处的潘氏宗祠为主要进出口,并以及村内的节孝坊、蓄水池为中心,参考八卦图的形式布局。

地点一:潘氏宗祠

潘氏宗祠大概是始建于明末清初,有记载的记录是于清嘉庆六年重建(1801),此后又经过多次重修。但也有一说把它始建的年月推到了南宋,后者当然并不可信,有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因为荆坪村的潘氏一族,认为自己的祖先是北宋时期的名将潘美——潘美也即是“潘仁美”,正是传统戏曲中杨家将的那位“死对头”。然而在当地村民的传说中,祖先潘美并非奸臣,只是迫于后世人的戏剧化演绎,才被扭曲成了负面人物。

潘氏宗祠正面细节之一

潘氏宗祠正面细节之二

尽管如今的荆坪村看上去只是一座安静的村庄,但历史上作为陆路和水路运输的重要交叉点,这里曾经非常热闹繁荣,潘氏宗祠的正对面就是一座进行水陆之间转运的古渡口,只是如今已经只剩下这座华丽的祠堂作为过去的见证了。

潘氏祠堂戏台

走进潘氏祠堂内,在第一进院落回头,就会看到传统祠堂最讲究的部分——用于祭祀祖先和酬神的戏台。只是在荆坪村里比较特别的一点是,在这里上演其他的戏是可以的,但是杨家将的故事因为有损于祖先,是不能上演的。

遗憾我来的时候只是平常日子,没有戏可看,只看到当地的老人家们聚在戏台下打牌。炎热的天气里,站在戏台下仍然有清凉的风穿过。一代又一代当地人也许都曾这样聚在这里度过一天又一天。这里既是祖先的居所,也是每一代后人的公共活动空间。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我走向戏台两侧的看楼入口时,发现门上居然还残留着似乎是民国时期的徽记。我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经历过这么多年世事变幻,还完好保留到今天的。而在院落连通隔壁关圣殿的一道小门边,又意外撞见了“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

当它们奇妙的汇集在同一个空间中时,不得不让人想到过去百年间这片土地上的世事浮沉,此时再回看那扇看楼门两侧“几辈登楼观往事,同来浊酒论前人”的题记,几乎要惊叹于这充满寓意组合——不知潘氏祖先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有意,又是否正因为自感复杂的身世,才会这样将不同时代的留痕坦然呈现呢?

戏里是戏,戏外亦然,几辈观戏,便隔着不同的时代,把人世间的戏喝着酒看尽了……

潘氏祠堂的第二进院落,就是供奉潘氏一族祖先牌位的地方,因为光线幽暗,我看不清上面的人名,为尊敬也没有拍照。但无论他们是怎么想的,走到这里时我第一次意识到了“祠堂”意味着什么——它并不是给后辈的一座建筑,或者遗迹,而是一处有可能穿越时间的空间

地点二:五通庙和关圣殿

荆坪村的五通神庙紧邻着潘氏祠堂,略微靠后,掩映在在两株古木之下,中方古驿道从庙门旁穿过。尽管看上去这里有些冷清,但走进殿内仍然会看到一些人们平日烧香烛和许愿留下的痕迹,几日连续阴雨的天气让本来就有些光照不足的院子满覆青苔,我小心地走进正殿,幽暗的光线中几乎有些紧张,转过头赫然看到墙壁上贴的字,差点儿乐出声来……

不知道这里的题字是来自于哪里,也许是平日里照管这座小庙的村民们吧?看来无论信仰哪一种神,人们对于开悟的渴望都是相通的。

除了题字,当地人供奉的神像中还有一尊很特别,是一名女性(尊重起见没有给神像拍照),她被称为“麻姑”。据传说,麻姑就是一位当地姑娘,只是在很年轻时去世了,村民相信她是嫁给了五通神,此后麻姑便成为了当地的保护神之一。

会有这样的传说,也是因为据说五通神是一位颇爱和年轻姑娘们开玩笑的神仙,有时候会喜欢做一些恶作剧,比如让出嫁的新娘花轿停在五通神庙门前抬不起来之类。因此过去未出嫁的女孩子,一般会尽量回避进入五通庙。直到出嫁之前才会来庙里拜拜,以求五通神不要在出嫁当天开她们的玩笑。民间信仰的神仙们果然总是充满了人性啊。

关圣殿位于潘氏祠堂的另一侧,其实也可以算是祠堂的另一部分,两个空间既有区隔,又可以由一道小门连通。作为曾经繁荣的交通枢纽,在这里有一座”财神“的殿堂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只是如今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外来者会来此朝拜了,院落里村民们忙着打麻将,旁边还搭着架子,似乎是种了黄瓜。

关圣殿正殿

关圣殿正面细节

在门口望向殿内打牌的人们。旁边还有收起来的桌椅,估计有的时候人会更多,或许是希望关帝爷保佑之下,手气会更好吧。

地点三:节孝坊

节孝坊位于村子中央的池塘旁边。来之前看照片,这片池塘在有水的时候倒映着老建筑的影子,还是很美的,只是我来时只遇到了大片淤泥,一群群鸭子们在池塘里徒劳地挣扎着,然而并没有水来让它们发挥。

节孝坊看上去是曾经被用作某一户(或几乎)人家的大门使用,只是走到牌坊下进入院内,会发现里面的空间几乎是已经废弃。尽管荆坪村看上去仍生活在村中的村民并不少,但是牌坊附近比较老的一些传统建筑似乎也只有主体是砖石构造的还有人居住。

节孝坊浮雕细节之一

节孝坊浮雕细节之一

在节孝坊旁边还有一座看上去似乎是村中规模最大的老宅子,我走到门口发现屋主精心地种着一些花草,还养着一些鸡鸭,只是很遗憾没有人在家,所以没办法看到室内的情况了。

地点四:古驿道

顺着五通庙一侧的石板路走下去,就走上了浓荫下的中方古驿道,尽管这段路已经经过了比较明显的修整,但那几株古木为我们画出来了古道的路线,走进这条路感觉瞬间清凉,只是很遗憾它仅仅延续了一小段,就迅速与现代的路混在了一起,并很快消失了——如今除了山间古道,交通便利地势平坦的地方,的确是不可能还有古道留存下来了。

在古道旁树荫下乘凉的村民们

村中已经开发成了农家乐的一户人家,就在古道旁边。村子里的农家乐基本都是这样。

村子里的路,这条算起伏比较大的了,不过走上去也只是通到居民家,走到这里古驿道就已经消失了。

走出村子的路,旁边这条长廊很可能是某户居民自家修的,就架在村中排水渠上。

村口的一座不清楚年代的老宅,无法靠近也很难分辨是新修的还是真的有了历史。

村口这处建筑的另一面,虽然可能是当代修的,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窗子上并不用是玻璃,而是覆了一层纱。

因为我之前并不了解,已经预定了当天在怀化的酒店,所以未能住在村中,逛完就回市区了。其实还是有些遗憾的。不过如果仅仅是拍照和走一圈村子,不休息用餐,预计从抵达到离开,两个小时内就可以逛完了。给也许需要赶时间的各位一个参考吧。


下一站我会沿着沅水向南,走进另一座规模更大的传统村落,在那里可以看到更美的田园风光和大量保存完好的传统民居。如果这篇关于荆坪村的介绍太简短,让你意犹未尽,下一篇我保证可以看的建筑和景观会是一个惊喜。如果说失望,也只是遗憾抵达那里时又一次太迟了吧。

​​​​